最后一个证人埃米特直到诱拐叙述他最后的日子最后一个证人埃米特直到诱拐叙述他最后的日子

小惠勒·帕克牧师,埃米特·蒂尔被绑架的最后在世证人。彼得森谢丽尔·埃文斯

媒体联系Cynthia Medina848-[email protected]

14岁的非洲裔美国少年埃米特·蒂尔(Emmett Till)在1955年被处以私刑,引发了民权运动。

帕克说:“有时候我想到艾美特,感觉就像一场没有发生的噩梦。”“我可以憎恨那些伤害他的人,但我来自一个信奉宗教的家庭,我们被教导不要仇恨。恨毁了恨者。”

帕克讨论了65年前斯蒂尔在密西西比拜访家人时发生的谋杀案。他反思了堂兄在芝加哥的性格和成长经历,而帕克所说的不准确之处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添枝加节的故事之一。

两人在一起时,Till在她家的杂货店对白人妇女Carolyn Bryant吹口哨。四天后,帕克说他亲眼目睹了提尔在他叔祖父家被人持枪绑架。出于对生命的担心,帕克立刻回到了芝加哥,不久之后,蒂尔那饱受折磨的尸体在塔拉哈奇河被发现。科比的丈夫和同父异母的兄弟被一个全是白人的陪审团宣判无罪,但后来他们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直到吹口哨,”他说。“有些人不愿相信是他干的,但他确实干了,当事情发生时,我们都可能晕倒。他很害怕,知道自己搞砸了。他喜欢玩乐,无忧无虑,但这在南方行不通,那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

帕克记得提尔被绑架的那天晚上,他觉得死亡就在眼前。

“一个男人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手电筒,他们正好从我身边经过,然后又从我表弟柯蒂斯身边经过,”他说。“凌晨3点左右。他们带走了艾美特。我们整夜没睡,一言不发。好像白天永远不会到来。”

帕克计划在他即将出版的回忆录《几天:充满麻烦》(A Few Days: Full of Trouble)中分享他的经历。这本书将在联邦调查局(FBI)结束对蒂尔一案的调查后出版。

帕克说:“在某种程度上,所有的历史都被美化了,但直到那些不在场的人的描述都把它妖魔化了。我想纠正那些不准确的地方,分享真实发生的事情。”

罗格斯大学的“爱、宽恕与和解”活动由艺术与科学学院美国研究系主办,道格拉斯住宿学院历史系、保罗·罗布森文化中心、非洲研究系和刑事司法项目共同赞助。

该活动源于美国研究系教授克里斯蒂娜·泽姆拉(Christine Zemla)在过去15年参观密西西比三角洲后开设的“缅怀埃米特·蒂尔”课程,她觉得蒂尔的故事让她不断回来。

“我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他的故事,我想,‘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泽姆拉说。去年夏天,她在塔拉哈奇法院见到了帕克,并邀请他在罗格斯大学演讲。

当一名学生问及如何在一个似乎与种族平等渐行渐远的社会中抑制好斗的冲动时,帕克说,总是有选择的。

“你不能通过内心的不安来改变事情,”他说。“你无法用精神上的痛苦来改变事情。所以,你能做的就是积极思考。我们都是思想的接受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做出选择。”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rutgers.edu/last-witness-emmett-till-abduction-recounts-his-final-days/20200221

https://petbyus.com/23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