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罗布森,《全球公民》

1938年,保罗·罗布森(Paul Robeson)在为西班牙内战中抗击法西斯民族主义者的共和军筹集资金数月之后,更进一步。他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西班牙之旅,在那里他会见并为离前线不远的共和军唱歌。虽然他看到了灾难,但他也受到了鼓舞。这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罗布森后来在他1958年的回忆录《我站在这里》(Here I Stand)中写道。“在那里,我看到西班牙的工人们英勇地为民主事业献出了‘最后的全部奉献’。”

同样为之奋斗的还有非洲裔美国人,他们在战场上被认为与白人平等——这与他们在美国的地位相去甚远。

罗格斯大学-新不伦瑞克分校非洲研究部主任兼副教授爱德华·拉姆萨米在谈到罗布森时说:“他与美国废除种族隔离和公民权利的斗争有着密切的联系,但他把这种联系与世界各地的斗争联系起来。”他支持威尔士煤矿工人,在英格兰为工会争取权利,并与法西斯主义作斗争。保罗·罗布森是一个真正的全球公民。”

1959年,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英国和平委员会组织的反对核军备的集会上,保罗·罗布森向人群挥手致意。(照片由Express/Express/Getty Images提供)


1925年,保罗和他的妻子埃斯兰达(Eslanda)搬到伦敦,进一步奠定了他刚刚起步的歌唱和表演事业,之后,他的国际行动主义的种子就播下了。他们不仅受到有钱有势、思想开明的人的欢迎,而且还结交了未来的亚洲和非洲领导人,这些人当时正在伦敦学习,而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竭力主张他们的国家独立。

罗格斯大学-纽瓦克分校非裔美国人和非洲人研究系教授兼系主任约翰•基恩解释说:“20世纪初,泛非主义和反帝国主义斗争开始崭露头角。”帝国主义的脊背正在被打破,殖民主义斗争的力量正在到处增强。那是罗布森的关键时刻。”

同样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许多国家的民间音乐,以及这些音乐与他在音乐会上演唱的黑人灵歌之间的密切关系。记者杰夫·斯派洛在他的《别无他法:寻找保罗·罗布森》一书中写道:“他开始认为自己是一位民谣歌手,致力于他所谓的‘人类永恒的音乐’。”

可以说,一次偶然的遭遇使罗布森走上了这条路。1929年,在音乐表演船表演后,他回到伦敦的家时听到一群人在唱歌。原来他们是威尔士矿工,为了抗议不适宜的工资和工作条件,他们步行了大约170英里。罗布森加入了他们的抗议,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他为他们的事业筹集资金并进行宣传。

他在《我在这里》(Here I Stand)中写道,世界各地受压迫的人民构成了“国际兄弟”。敌人是法西斯主义,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佛朗哥就是法西斯主义的化身。在他的西班牙之行之后,罗布森把世界分为两个阵营:法西斯主义者和反法西斯主义者,后者是苏联,在1934年的一次访问中,他发现苏联没有种族主义。但是二战结束后,斯大林的暴行被公诸于世,他对苏联的同情也被公诸于世在美国,共产主义受到越来越多的怀疑。早在1941年,罗布森就受到联邦调查局的监视,但在1950年,他的护照被吊销。八年内都不会恢复。

世界各地的和平组织和知名人士抗议美国政府对待罗布森的方式。罗布森一直在远程推动国际事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向1955年印度尼西亚万隆会议(Bandung Conference)提交的一份声明。为了响应会议对核裁军的呼吁,罗布森推动和平解决冲突,并赞同会议的十项原则,其中包括:“承认所有种族和所有大小国家的平等。”

十多年后,当他的事业结束,隐居在他姐姐在费城的家中时,罗布森在国外仍被奉为英雄。为了庆祝他的70岁生日,几个国家举办了庆祝活动,包括英国,名人聚集在伦敦的皇家节日大厅向他致敬。南非反种族隔离政治家奥利弗·坦博(Oliver Tambo)在活动中表示,罗伯逊是“全世界的偶像,是所有认识他或只听过他无价声音的人的至交。”


罗格斯大学纪念保罗·罗布森毕业100周年,表彰他作为学者、运动员、演员、歌手和全球活动家的贡献。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罗布森的生活,请访问我们的网站Robeson100 .rutgers.edu或关注社交媒体上的“罗布森100”。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rutgers.edu/paul-robeson-global-citizen/20191202

http://petbyus.com/19882/